妇女生活杂志
打开万家箱子 服务进万家-->  投稿箱  订刊箱  广告箱  服务箱  联系箱  
 
上半月: 视点人物 名人访谈 围城内外 律师在线 名医门诊 保健养生 真情故事 职场新历
下半月: 本期视点 家教故事 名人观点 家教访谈 亲情空间 明星脚印 心里诊所 学习锦囊
 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妇女生活精彩推荐
瞄准孕妇:争做全国收入最高的洗头工



<作者>成功 

 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到了孕妇们的苦恼,她发挥专长,巧用心思,开创了一条专为孕妇提供洗头服务的别出心裁的创业道路。

  出身贫寒,

  爱心让她推开机遇之门

  孙香虹出生于四川南江的一个农民家庭,因家境贫寒,上完初中后她便在家务农,后来嫁到了邻乡。2006年,孙香虹将刚满一岁的孩子交给公公婆婆抚养,只身一人来到杭州打工。没有文凭,又没有专业技术的孙香虹只能在一家美发连锁店当洗头工,每天从早忙到晚,月薪只有1000元。孙香虹没有泄气,她省吃俭用,希望能学点手艺。

  在杭州,孙香虹结交了不少新朋友。2007年8月, 孙香虹的好朋友阿瑛怀孕后出现先兆流产迹象,住进了妇幼保健院。得知消息后,孙香虹专门请假去看望阿瑛。一见到阿瑛,孙香虹就愣住了,原本爱漂亮的阿瑛顶着一头蓬乱油腻的头发,看起来邋遢不堪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原来,医生嘱咐阿瑛卧床休养,尽量避免弯腰。阿瑛入院一个多星期了,一直没有洗头,她头发浓密,又是油性发质,长时间不洗,头发显得油腻而蓬乱,完全没了往日的风采。阿瑛笑着说:“是不是我这个样子把你吓着了?早知道怀孕期间洗头这么不方便,就该提前把头发剪短了。”阿瑛同病房的其他孕妇也跟着诉说不能洗头的苦恼。

  孙香虹一阵感慨:没想到在城市里,孕妇也存在洗头困难的情况!作为“过来人”,孙香虹动起了脑筋:身为孕妇,弯着腰洗头很不方便,对腹中的胎儿也不好,如果躺着洗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。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,孙香虹想到一个帮阿瑛洗头的办法——拿掉床尾的隔板,让阿瑛头朝床尾躺下,在她的头下面铺一层塑料薄膜,床下放个水桶接水。当天下午,孙香虹便带着工具,再次来到阿瑛的病房,在病床上为她洗了一次头,轻轻松松解决了困扰阿瑛一个多星期的难题。因为怕阿瑛感冒,细心的孙香虹还带上了吹风机,将阿瑛刚洗过的头发吹至九成干。

  与阿瑛同一个病房的其他几名孕妇见状,也纷纷请孙香虹帮忙为她们洗头,并表示愿意支付报酬。孙香虹觉得洗头的工具是现成的,何不助人为乐呢?于是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为那几位孕妇洗完头后,她们各自掏出10元钱递给孙香虹,孙香虹再三拒绝,可几名孕妇坚持道:“拿着吧,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,哪有不收钱的道理。再说,下次我们还打算请你过来帮忙呢,你要是不收下,我们怎么好意思再开口。” 阿瑛也笑着劝孙香虹收下,孙香虹见推辞不掉,只好收下钱。临走时,几位孕妇再三叮嘱她,过两天再来医院为她们洗头。

  回去的路上,孙香虹思考起来:不到两个小时,自己就挣了50元钱,抵得上自己一天半的工资了。她进一步联想到,别的孕妇是否也存在洗头难的问题呢?如果这一现象普遍存在,自己何不专门为孕妇服务?在替她们服务的同时,自己也增加了收入。

  服务周到,

  “自由洗头工”大受欢迎

  为了了解市场的真实需求,第二天中午,孙香虹趁休息时间赶到妇幼保健院,一连询问了好几间病房的孕妇,被询问的20多位孕妇都为自己又脏又乱的头发苦恼不已。不仅如此,她还了解到,有的孕妇甚至因洗头问题影响到了心情,动不动就发脾气、抓头发。这些孕妇多是年轻女性,都爱干净爱漂亮,当她们听说孙香虹准备在医院为她们提供洗头服务时,无一例外地表示热情欢迎,并催她早点提供服务。

  实地调查让孙香虹信心大增。2007年8月底,领完工资后,孙香虹正式向美发店辞职。然后,她买来30多条洗头巾,又批发了一些塑料薄膜和袋装洗发水,还买了塑料桶、吹风机,全套设备准备就绪。9月2日,孙香虹来到妇幼保健院,开始了“自由洗头工”的生涯。

  上岗第一天,孙香虹先来到阿瑛的病房,为几位孕妇再次提供了优质的服务。接着,她又来到隔壁房间,没等她自我介绍,几位孕妇便主动招呼起她来,“我认识你,你上次来过,终于把你给盼来了。”说着,她们便迫不及待地让孙香虹为她们洗头。

  替孕妇洗一次头一般只需要十来分钟,当天下午,孙香虹为22位孕妇提供了洗发服务。孕妇们觉得洗一次头收费10元价格很合理,还不断感谢孙香虹,让她们变得清清爽爽。走出医院的大门,孙香虹心情十分愉悦,想不到自己一天就挣了220元钱。

  第二天,孙香虹再次来到妇幼保健院。刚上楼,她就碰到一位医生,见她手里提着水桶,医生问她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孙香虹如实介绍了自己的情况。她还没说完,那位医生便严厉地批评她:“你知不知道,外人不能随便出入病房,就算大家有这方面的需求,你也得先跟医院打声招呼啊,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?” 孙香虹连连道歉,并表示愿意配合医生,在许可的时间范围内为孕妇提供洗头服务。随后,这位医生将孙香虹带到了医院一位领导面前,说明情况后,那位领导赞许地说:“你为孕妇们提供帮助,我们应该感谢你,不过,你应该注意两点:一是不能打扰孕妇们的休息,二是每次洗头前,应该询问一下护士,孕妇的身体情况许可,才能给她们洗头。”得到“授权”后,孙香虹连连点头,表示一定配合。更让孙香虹感到高兴的是,医院还同意在她给孕妇洗头时免费提供热水和电。

  很快,孙香虹便成了妇幼保健院的一名特殊“护士”,孕妇们头发一脏,便叫她来,十分便捷。当月,孙香虹一统计,自己竟挣了6000多元,除去洗发水等极低的成本外,几乎是以前收入的6倍!不过更让孙香虹感到愉快的是,随着和孕妇们的接触增多,她逐渐与孕妇们熟悉起来,有时,孕妇们的亲友不在时,她便一边为她们洗头,一边陪她们聊天,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。

  不断提高,

  洗头也可做成大事业

  孙香虹并没有被初步胜利冲昏头脑,她注意到,这家妇幼保健院的病房并不多,一天干下来,比以前上班时轻松多了,自己完全可以为更多的住院孕妇提供服务。于是,孙香虹想到了再联系一家医院。

  孙香虹来到附近一家医院的妇产科,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孙香虹先找到医院相关领导,并很快得到了批准。孙香虹分配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时间,单号在妇幼保健院服务,双号在附近这家医院的妇产科服务。

  转眼到了秋天,孙香虹服务的孕妇换了一批又一批。虽然她依旧干劲十足,但却明显感觉到,找她洗头的孕妇在减少。难道自己的服务出现了问题?

  带着这个疑惑,孙香虹与一位孕妇聊了起来。当这位孕妇得知孙香虹在为自己的服务水平担心时,莞尔一笑,说:“你多虑了,不是你的服务有问题,而是随着天气一天天转凉,很多孕妇都怕洗头着凉,不少人情愿忍受脏乱油腻的头发,也不愿冒险。再说,即便她们本人想洗头,她们的亲人也不放心啊。”这位孕妇的话让孙香虹恍然大悟。

  尽管天时“不合”,孙香虹仍努力寻找周全之策。她想,只要能解决保暖问题,自己的业务在秋冬季节同样可以大放光彩。如何才能突破这一现实难题呢?

  孙香虹很快想到了办法,她买来美容蒸汽机和电暖器,为孕妇洗头时,她将美容蒸汽机和电暖器打开,分别对着孕妇的头部、身体,然后为孕妇清洗头发,并吹干,整个洗头的过程保持一定的温度。为了防止孕妇洗头后与室内常温产生“温差”,在吹头发时,细心的孙香虹还会将电暖器的温度逐步调低。

  如此细致入微的服务,让孙香虹的洗头业务再度升温。她的收入也由此回升到夏天高峰期的80%左右,但让孙香虹感到最开心的莫过于那些年轻妈妈们生下孩子的那一刻。不少产妇做了妈妈后都不忘向孙香虹道谢:“多亏你这段时间帮我洗头,让我怀着愉快的心情产下了小宝贝。”

  2008年11月的一天,一位刚生下小孩没多久的年轻妈妈对孙香虹说:“说实话,你给我们大人洗头的水平没得说,感觉比自己洗还舒服,要是你也能为小孩洗头就好了。”孙香虹感到不解:医院里的护士不是能为婴儿洗头吗?而且不需另交费用。那位年轻妈妈看出了她的心思,笑道:“虽说有护士代劳,可每次她们都把宝贝抱到一边去洗,我一刻不见孩子就放心不下。我自己行动不便,又缺乏给婴儿洗头的经验。如果交给你当面来做,我不仅心里踏实,还能亲眼看见宝贝洗头的情景,多美妙的享受啊!”孙香虹明白了年轻妈妈的想法,但她并没有立马承接下来,她说:“不瞒你说,我也是个妈妈,但我从未为婴儿洗过头,我的小孩一直都是我婆婆为他洗头的。”

  不过,此后孙香虹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:医院里每天都有婴儿诞生,与这位妈妈有相同想法的年轻妈妈不在少数。如果自己能掌握给新生儿洗头的方法,既满足了年轻妈妈们的愿望,又能扩大自己的业务,增加收入,岂不两全其美!

  为了掌握给婴儿洗头的方法,孙香虹打电话向远在四川老家的婆婆请教,又特意上网查询。不久,孙香虹便添置了婴儿专用毛巾、婴儿专用洗发水等,开辟了为婴儿洗头的新业务。

  出于对孙香虹的信任,一些年轻妈妈放心地将小宝贝的洗头工作交给了她,但仍免不了再三叮嘱。实际操作过程中,孙香虹也是小心翼翼:在给孩子洗头前, 她先用手肘或腕部试一下水温,感觉冷热合适后,用左臂轻搂住婴儿的身体,同时用左手稳托婴儿的头颈部,让婴儿头部微微向下倾斜,右手则将婴儿头部淋湿后抹上洗发水,柔和地揉搓。在给婴儿洗头的过程中,孙香虹时刻小心,防止水流入婴儿的耳朵。如此贴心周到的服务,妈妈们看在眼里,满意在心里。虽然这项服务难度更大、需要更细致更耐心,但孙香虹仍坚持每次只收10元钱,她说:“虽然我做的是独门生意,价格由我定,但我觉得10元钱很合适,我很满足了。”尽管坚持“不涨价”,但孙香虹每月的收入仍高达一万多元。

  一次爱心经历让孙香虹踏上了一条别出心裁的致富之路,她用细心与质朴在这条路上越走越稳健。一些即将出院的孕妇主动留下孙香虹的电话号码,希望她以后能够提供“上门服务”。眼下,孙香虹还有一个更大的愿望,她打算成立全国第一支专门为住院孕妇提供服务的“洗头队伍”,帮助更多的孕妇清爽干净地迎接即将到来的小生命。

  〔编辑:闫妍〕

[ 关闭 ]
 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·从文盲到作家:“传奇奶奶”姜淑梅的涅槃人生(2016年7期)
 ·“红品”即人品?一对恋人一起抢红包“抢”出血案(2016年7期)
 ·家庭相册被涂写侮辱性词语,前妻状告前夫讨要人格尊严权(2016年7期)
 ·子亡媳在:带养之实能否换来监护之名?(2016年7期)
 ·“骗”父母游世界,至孝儿子“旅游疗法”助患癌父亲获新生(2016年7期)
 ·丈夫欠下担保之债,妻子能否置身事外?(2016年6期)
 ·杨华光:妇产科男医生的心路历程(2016年6期)
 ·来喜: 家有“刁妻”是个宝(2016年6期)
 ·微信群里与老板“顶嘴”遭解雇,女白领用法律讨公道(2016年6期)
 ·先赠房后结婚:赠房合同能否等同于AA协议?(2016年6期)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·W10123儿童背诵古诗词究竟有什么用?(2016年7期)
 ·“快乐教育”结硕果,16岁少年登顶“全球脑王” (2016年7期)
 ·3万字“留言”生奇效,智慧老爸“纸上谈心” 培育出优秀女儿(2016年7期)
 ·杨红樱:我为什么会受孩子们欢迎?(2016年7期)
 ·没有人是天生的失败者(2016年7期)
 ·城市里的留守儿童亟待关注(2016年6期)
 ·学区房“疯狂”背后冷思考:“择邻而居”岂能如此简单?(2016年6期)
 ·北大法学硕士卖米粉:成功不是只有一种模式(2016年6期)
 ·慈父张光北:我和女儿有本“心灵对话簿”(2016年6期)
 ·“汤氏三杰”教子经:孩子叛逆不是坏事(2016年6期)
妇女生活杂志社简介  │  联系我们  │  服务热线
地址:郑州市金水路24号润华商务花园D座     网址:http://womenslife.dahe.cn
《妇女生活》热线:(0371)63581716  《现代家长》热线:(0371)63581713    邮编:450012
法律声明 - 报业集团 - 网站简介 - 广告服务 - 人才招聘 - 联系方法
Copyright©1996-2008 Henan Newspapering Network Center. All Rights Reserved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B2-20040031
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