妇女生活杂志
打开万家箱子 服务进万家-->  投稿箱  订刊箱  广告箱  服务箱  联系箱  
 
上半月: 视点人物 名人访谈 围城内外 律师在线 名医门诊 保健养生 真情故事 职场新历
下半月: 本期视点 家教故事 名人观点 家教访谈 亲情空间 明星脚印 心里诊所 学习锦囊
 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妇女生活本期视点
该不该介意配偶和初恋情人做网友?(一)



<日期>2015-2

编者按:

如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十分方便,除了写信、打电话等传统方式之外,还有各种便捷而隐蔽的网络手段,比如电邮、QQ、微信等。假如有一天,你无意中发现你爱人的QQ或微信好友里有他(她)的初恋,而且两人隔三岔五地互致问候,你会介意吗?是视而不见还是出面阻止?

 

删她没商量/英子

老公新换了一部智能手机,每天临睡前都要靠在床头玩一会,偶尔手机没电了玩不成,就没着没落的。

一天晚上,他把手机放在枕头边去了卫生间,迷迷糊糊中我被手机铃声吵醒,抓过手机一看,刚收到一条微信:“睡了吗?”我随手查看了他跟对方的聊天记录,都是些没头没脑的话。好奇心驱使,我进入了对方的空间,一看之下立即睡意全无,“呼”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声嘶力竭地喊:“张洪杰,你给我过来!”老公提着裤子跑进来,惊慌失措地问:“怎么了,老婆?”我把手机“嗖”地往他身上砸去,他眼疾手快接住了。我又扔了枕头过去,他应接不暇:“你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梦魇了?”我恨得咬牙切齿:“你看看那是谁?”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瞬间结巴了:“老婆,你听我说,听我说……”

给他发信息的是他前女友,空间里有她多张靓照,以前我在张洪杰的相册里见过她的照片,所以眼熟。我和张洪杰认识的时候,他们还没分手,好像爱得死去活来的,但女孩的妈妈始终不同意,嫌张洪杰没房没车没固定工作,属“三无”人员。他俩曾商议着私下领证,后来不知怎么的还是分了。我和张洪杰正式恋爱的时候问过他,他生气地说:“以后别和我提她,咱配不上人家就不高攀。”我说:“你心里能放下她?”他信誓旦旦:“你不嫌贫爱富,有你这样的老婆是我的福气,我保证一心一意对你好。”

我们结婚的时候,他那位前女友还托人捎来一份礼金,张洪杰忐忑不安地问我:“怎么办?”我说:“凉拌!你当初怎么和我保证的?”他没敢收,让人又捎了回去。为此婚后我一直很信任张洪杰,觉得他可靠,说到做到。他的QQ好友、微信朋友,我从来不审查。没想到结婚才半年,他就跟前女友勾搭上了。

我不依不饶地和他闹,他解释说,他们也是刚联系上没几天,是前女友通过朋友圈加的他。我逼问:“她找你干什么?”张洪杰说:“没什么,她早就结婚了,如今在家带孩子,老公工作忙,她一个人无聊就经常上网聊聊天。”我更加生气:“她无聊就勾搭你啊?”张洪杰恼了:“你咋能这么说?难道我们聊个天犯法了?”我说:“不犯法,犯忌!”他一脸茫然:“犯什么忌?”我说:“她一个老公顾不上搭理的怨妇,巴巴地来找前男友,傻子都知道是为了寻找安慰。现在找你聊天,过几天找你吃饭,再过几天就该找你上床了。”张洪杰听了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胡说什么!我们的聊天记录你也都看了,有你说的那么肮脏吗?”我说:“你别和我装纯情,你敢说你急着换手机不是为了跟她聊天?”他不说话了。我夺过他的手机,狠狠地说:“现在我就把她删掉并拉黑。以后你要再和她联系,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。”然后,当着张洪杰的面,我发了一段语音给他前女友:“你以后再骚扰我老公,我对你不客气!”然后把她加入了黑名单。张洪杰眼巴巴地看着,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。

为了进一步震慑张洪杰,第二天我去了婆婆家,聊天的时候故意问婆婆:“妈,您喜欢以前那个儿媳妇还是喜欢我?”婆婆奇怪地说:“我只有你一个儿媳妇啊!”我说:“妈,您不用瞒着我,我知道张洪杰以前谈过一个,快结婚了。”婆婆生气地说:“你说那个妖精,当初我就劝小杰别和她来往,门不当户不对的,他不听,鬼迷心窍了。结果白白祸害了小杰好几年,幸亏小杰后来遇到了你。”我心下窃喜,顺势跟婆婆哭诉:“妈,你儿子还是喜欢她,又和她联系上了。”婆婆一听气得大骂,把张洪杰叫回家狠狠训了一顿。我不解气,又跑到娘家住了几天。张洪杰彻底投降了,跑来劝我回家。我问他:“你以后还和她聊天吗?”他说:“都被你拉进黑名单了,怎么聊?”我说:“想聊总会有办法。”他立马哀求道:“姑奶奶,以后我的手机就交给你,你随时审查,行吗?”我说:“咱有言在先,若有第二次,我吵都不跟你吵,咱俩直接离婚。”他连连点头:“一切由你做主。”

从那以后,张洪杰玩手机明显没有以前上瘾了,加上婆婆三天两头催我们要孩子,张洪杰架不住他妈催促,跟我商量:“老婆,咱俩也确实该考虑造人计划了。”我故意为难他:“我对你不放心。”他说:“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我说:“不知道哪天前女友又来找你。”他急得赌咒发誓,我也就顺坡下驴从了他。

我觉得,婚姻具有排他性,绝不能让老公与他的初恋情人做网友。

 

网友不同于现实中的朋友,因为很多网友甚至见了面也不认识,这是网络的强大功能带来的神奇效果。但两个曾经的恋人做网友,那就不同了,因为毕竟有旧情,若任其发展则具有无限可能。适当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,似乎并不为过。

 

 

给他爱的空间/初荷

 我和伊浩是相亲结缘,伊浩直爽重义,是我理想的男人。婚后我遵循一个原则,不查看他的手机,我知道这是男人最忌讳的事情。

一天晚上,我正接公司领导的电话,手机突然没电了。我只好借用伊浩的手机回电话,伊浩正在低头玩手机,顺手就递给了我。回完电话我才发现,伊浩有许多未读的QQ消息。我把手机递给他说:“有人找你。”他不自然地笑了笑,接过去看了看,说:“一个同学。”我开玩笑说:“肯定是女同学吧?要不然你们聊得这么欢,一整晚都抱着手机不舍得放。”他脸色骤变,说:“瞎说什么?”那晚,伊浩跟我背对着背不理我。我碰碰他说:“跟你开玩笑的。”伊浩转过身抱住我说:“荷,我只是怕你误会我。”我问:“误会什么?”他没有回答,而是心事重重地拍拍我说:“睡吧。”

接下来的几天,我敏锐地感觉到,伊浩有心事。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,那晚给伊浩发QQ信息的是一个女人,而且是和伊浩关系非同寻常的女人。伊浩误以为我看到了信息,不知如何面对我。

每个周五,我和伊浩都会去影院看一场电影,然后去旁边的咖啡馆喝一杯咖啡,这是我们相恋时的约会流程,婚后沿袭了下来。周五的晚上,我和伊浩看了一部浪漫的爱情片,去咖啡馆的路上,彼此还沉浸在男女主人公忧伤的情绪里。进了咖啡馆,伊浩点了两杯“蓝山”。看他一直沉默,我决定先开口,语气尽量轻柔:“老公,这几天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他笑笑:“没有,就是工作有点累。”我说:“你这个样子我很担心,我还以为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。”他沉默了许久才说:“你那天看到的信息是我前女友发的,我们一直有联系。她爸病重,她哥在国外,她妈身体也不好,家里的一切都是她在支撑,我能做的只有安慰她。”我说:“我根本没看到那天的信息,谢谢你对我的坦诚和信任。你在担心她,又对我有愧疚?”他沉重地点了点头:“我怕你看到了会生气。你可别误会,我真的只是担心她。”我握住他的手,真诚地说:“我们能够彼此遇见,结为夫妻,说明我们是最有缘分的人。我从来没有追问过你,只是想给你有空间的爱。至于她,你们爱过,彼此曾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即使不爱了,也不可能彼此完全放下。这一点我能理解,不会生你的气。”

那天晚上,我才第一次了解他们之间的故事。他们是读研究生时的同学,毕业后虽然各自回了家乡,但距离没有隔断爱情,两人一直网络联系,每个假期都迫不及待地相聚。伊浩是独生子,父亲有脑血栓后遗症。女孩为此努力准备国考,打算考到伊浩的家乡来。没想到,毕业的第二年,女孩的父亲却突然病了,也是脑血栓。伊浩说,他俩起初还期盼奇迹出现,只要一方的父亲康复,便立刻到另一方的家乡。他们坚守着,最终还是在父亲的拖累和母亲的劝说下分了手。为了努力淡忘对方,两人没再见面,也很少打电话,只是网络联系没有断。伊浩说,当初和我恋爱结婚,那个女孩是知道的,他发了我的照片过去,女孩的回复是“人如其名,好好爱她”。

从咖啡馆出来,我和伊浩紧紧牵着手。在深夜微凉的街头,有一份互为信赖和慰藉的夫妻情让我心头暖意涌动。

此后,我主动询问女孩父亲的病情,伊浩毫不回避地跟我说,偶尔还会翻出他们的聊天记录给我看。我提醒伊浩:“你爸当年病情也很重,记得你妈找了一个中医。我们可以把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教给她啊!”后来,还真是我们提供的偏方帮了大忙,女孩的父亲终于出院,伊浩也明显轻松了许多。

伊浩说女孩至今未嫁,我跟他开玩笑:“是放不下你吧!”伊浩认真地说:“我们的故事早就画了句号。我倒是希望她早一天找到意中人,可她说工作忙,家事多,没时间找寻优秀男人。”我自告奋勇:“那我给她推荐一个?我有个大学同学,跟她在一个城市工作,百分之百的优秀男士,正好未婚。”

那晚,伊浩在我面前跟她聊天。伊浩说:“荷要帮你介绍一位优秀男士,你见吗?”她说:“我相信她的眼光,先谢谢她!我肯定会见的。”

几个月后的一天夜里,伊浩摇醒了睡梦中的我,没头没脑地说:“他们真的成了。”片刻之后我才明白过来,拥住伊浩说:“有人爱她疼她了,你该高兴啊!”我想,她的疲惫和辛苦有人帮着分担了,伊浩就会慢慢淡出她的生活。

 

心态决定行动。发现爱人网上“会”旧爱,不同的心态会采取不同的对策。有的人严防死守,围追堵截;有的人深入“敌”后,了解“敌情”,主动出击,化险为夷。各有各的手段,各有各的道理。当然,只要手段正当,又能解决问题,都是好对策。

 

 

别和前女友较劲/刘英吉

 结婚五周年纪念日,我发现了老公的秘密。那天他上班走时告诉我:“老婆,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一个包,估计今天到货。”我按捺不住兴奋,想看发货情况。我知道老公喜欢在当当网买东西,便试着登录他的信箱,输入儿子的生日,竟然打开了。我快速浏览着来信,看到一封标题为“最近如何”的来信,好奇地打开,信的内容很短:“峰,最近如何?工作顺利吗?”落款是“萍萍”。看到这个名字我呆愣了片刻,这是老公对前女友的昵称。我和老公结婚这么多年,从来没听老公提起过她,也没见老公和她通过电话,没想到,他们通过电邮联系。瞬间,我从幸福的巅峰跌入谷底。一直以来,老公对我和儿子疼爱有加,偶尔的芥蒂,我也从未怀疑过他对我的忠诚。虽然他有过同居女友,但那毕竟是过去式。在他心里,我是唯一的女人,这是女人霸道的幸福。

那天老公下班回来,家里毫无烟火气息,我也没有上前问候,他惊讶地问:“老婆,你怎么了?”我摇摇头。他着急地问:“怎么没去接儿子?”我说:“我打电话让他奶奶接走了。”他说:“也好,他不在我们可以过二人世界。那你怎么还没做饭呢?”我说:“从嫁给你那天起我就做饭,今天我想歇歇,你带我出去吃吧。我想吃西餐、喝红酒。”他笑了:“好的,听老婆的。”

他带我去了一家西餐厅,绅士地点餐开酒,我慵懒地享受着他的服侍。耳边优美的音乐萦绕,抛却家务杂事,和老公相对而饮,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场景,可今晚,我却无法快乐起来。那封信在我眼前跳跃,“萍萍”的名字像一团火灼烧着我。看我恹恹的样子,他问:“哪里不舒服吗?”我说:“没有,我在想,你这是第一次带我来这种地方。”他不好意思地笑笑。我问:“你带她来过吗?”他问:“谁?”我说:“你的前女友,萍萍。”他愣了,笑了笑,问:“怎么问这个?”我说:“我今天打开过你的电子信箱,看到一封她写给你的信,你们经常联系吗?”他闪烁其词:“老婆,我们不提这个好不好?”

我说:“如果不是我今天看到,你也不会告诉我。谁知道你们还做了什么?”他压低声音吼:“别胡闹,这可不是在家里!想吵架我们回家吵。”

我们的浪漫晚宴不欢而散,结婚纪念日变成了吵架日,他精心为我挑选的包,也被扔在了一边。夜里,望着熟睡中的他我问自己:“只是一封电邮,你至于吗?破坏了好气氛,伤害了老公的好意,没事找事。”另一个我却在说:“难道仅仅是一封电邮吗?他们会不会见面?会不会依然爱着对方?如果是这样,我算什么?他一直在欺骗我。”

第二天,我再次打开了老公的电子信箱,查看了萍萍的所有来信,没发现什么热烈的话语,大多是节日的问候,有时候也告诉老公一些她生活里的变化。从来信时间看,并不频繁,有时一个月,有时一周。看得出来,他们不再是恋人式的交往。可我还是被每封信开端的“峰”和末尾的“萍萍”刺痛着。

晚上老公下班回来,我依然坐在电脑前,披头散发没有梳洗。他问:“你一整天没有出去过吗?没有吃饭吗?儿子呢?”我说:“我让他奶奶帮着带几天。”他过来挨着我坐下,揽过我的肩膀说:“儿子在妈那里挺好,以前妈想带,是你不舍得。可儿子不在家你也要吃饭啊。”我撑不住,趴到他怀里大哭起来。他说:“老婆,昨晚是我不对,不该对你发脾气。我生气的是你不信任我,我和她之间真的没什么,只是互相报个平安罢了。”我说:“可我心里不舒服。”那晚,他打电话叫了两份快餐,耐心哄我吃下,又安抚了我一番,我慢慢平静下来。

按说,我应该就此放过这件事,继续安心过日子。可人有时候就像魔鬼附体,我开始变得疑神疑鬼,不但继续偷偷查看老公的邮箱,还翻看老公的通话记录。他偶尔回家晚了,我还会检查他的衬衣是否有女人的气息。我脸上没有笑容,人也慢慢消瘦、憔悴。

一段时间后,我明显感觉到老公对我越来越冷淡,这更加让我恐慌,对老公的监视也变本加厉。一个周五的早上,老公说他要出趟差,周一回来。我失声喊道:“为什么是周末?是不是和她约好了?”老公狠狠地盯着我看了半天,说:“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?你对我还有信任吗?”说完,摔门而去。

老公走后,我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,我问自己:这还是我吗?不相信老公,不相信自己,正在一点点扼杀自己的幸福。无视老公的呵护,却和一个时过境迁的“前女友”较劲。

我很庆幸自己及时调整了心态,在老公出差回来时没有对他盘问。现在,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我和老公已经恢复到以前的婚姻状态,我发现,放下他的前女友,我依然是幸福的妻子。

 

发现老公和前女友联系,做妻子的大都会介意,但凡事都有个度,不能无端猜忌,醋意大发,穷追不舍,对策一定要恰当,若发现老公并没有犯原则性的“错误”,最好适可而止,否则只会坏了自己的心情,甚至损害夫妻感情。〔编辑:冯士军〕

 

 

[ 关闭 ]
 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·从文盲到作家:“传奇奶奶”姜淑梅的涅槃人生(2016年7期)
 ·“红品”即人品?一对恋人一起抢红包“抢”出血案(2016年7期)
 ·家庭相册被涂写侮辱性词语,前妻状告前夫讨要人格尊严权(2016年7期)
 ·子亡媳在:带养之实能否换来监护之名?(2016年7期)
 ·“骗”父母游世界,至孝儿子“旅游疗法”助患癌父亲获新生(2016年7期)
 ·丈夫欠下担保之债,妻子能否置身事外?(2016年6期)
 ·杨华光:妇产科男医生的心路历程(2016年6期)
 ·来喜: 家有“刁妻”是个宝(2016年6期)
 ·微信群里与老板“顶嘴”遭解雇,女白领用法律讨公道(2016年6期)
 ·先赠房后结婚:赠房合同能否等同于AA协议?(2016年6期)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    洗头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可对孕妇来说却并不那么简单。碍于客观条件,对于住院待产或刚刚生产过的孕妇来说,洗头是件难事。在杭州,一位普通洗头妹在一次对朋友的爱心帮助中注意...
 ·W10123儿童背诵古诗词究竟有什么用?(2016年7期)
 ·“快乐教育”结硕果,16岁少年登顶“全球脑王” (2016年7期)
 ·3万字“留言”生奇效,智慧老爸“纸上谈心” 培育出优秀女儿(2016年7期)
 ·杨红樱:我为什么会受孩子们欢迎?(2016年7期)
 ·没有人是天生的失败者(2016年7期)
 ·城市里的留守儿童亟待关注(2016年6期)
 ·学区房“疯狂”背后冷思考:“择邻而居”岂能如此简单?(2016年6期)
 ·北大法学硕士卖米粉:成功不是只有一种模式(2016年6期)
 ·慈父张光北:我和女儿有本“心灵对话簿”(2016年6期)
 ·“汤氏三杰”教子经:孩子叛逆不是坏事(2016年6期)
妇女生活杂志社简介  │  联系我们  │  服务热线
地址:郑州市金水路24号润华商务花园D座     网址:http://womenslife.dahe.cn
《妇女生活》热线:(0371)63581716  《现代家长》热线:(0371)63581713    邮编:450012
法律声明 - 报业集团 - 网站简介 - 广告服务 - 人才招聘 - 联系方法
Copyright©1996-2008 Henan Newspapering Network Center. All Rights Reserved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B2-20040031
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